传奇小霸 郑庄公(十三) _传奇郑庄公

上一期发文距今已经二十多天,这一期之所以迟迟未发并非偷懒,而是本职工作太忙,加班不断,为生活所迫,码字也是要时间的。

本期也是《郑庄公》系列中内容最多的一期,这一期的这一年的事件也是我认为对郑庄公及郑国的霸业影响最大的,这一年郑庄公可谓在纠结中度过。

 

 

To be or not to be?

 

郑庄公的选择关乎郑国未来,显然比哈姆雷特的抉择更难


上期讲到第二次中原大战因为各国国君和他的军队要回家过年吃饺子而进入中场休息。转眼冬去春来,既然去年约好来年再战,那就磨好刀枪继续干呗。

这郑庄公真的没有做春秋五霸的命,宋、卫两国基本上已经被打残了,在这走向人生巅峰的关键时刻,意外和选择让郑国失去了成为真霸主的机会,只能被授予一个“小霸”的非正式称号。

这一年,鲁隐公十一年,郑国经过几个月的厉兵秣马,准备大干一场,正式称霸。

鲁隐公与郑庄公在时来会晤,准备讨伐“不共”(也就是不恭,差不多就是头老装逼的意思)的许国两国国君谈得极为融洽,都明确表示会尽全力出兵配合作战。

这许国是男爵,五等爵位中最后一位,地方倒不小,要是能够吞并许国,郑国就将步入大国行列。

但在讨伐许国的过程中,有两件事使得郑庄公十分纠结犹豫。

首先是出征前,郑国内部发生了不愉快事件。

但凡诸侯出兵作战,都要到祖庙举行授兵仪式(古者藏兵器于国家,有兵事则颁发)

子都就是公孙阏,子都是字

在授兵仪式上,公孙阏(音饿)与颍考叔(就是为郑庄公接回老娘出主意那位)争夺一辆兵车,这辆兵车相当于作为先锋官的资格),颍考叔挟起车辕就跑,公孙阏追不上,颍考叔就当上了先锋官(看来古代打仗贵族和当官的都喜欢冲在前面的)

七月,郑国大军进攻许国,齐国和鲁国这俩好基友也来助战。颍考叔既然夺了先锋之位,自然要一马当先率队冲锋。他举着郑庄公的战旗率先爬上云梯。然而此时却有一只黑手在伸向他。

公孙阏对颍考叔抢走先锋之职怀恨在心,在中军阵中发射了一支冷箭,颍考叔后背中箭,从城楼上坠落下来,死在了冲锋的路上,只可惜致命伤不是在胸前,而是在后背。

另一名郑国大夫瑕叔盈拾起军旗登城,率领攻城部队全部登上了许国都城。

许国打下来了,许庄公逃往了卫国,但郑国损失了一位大将颍考叔。

一位冲锋的将军后背中箭,傻子都知道颍考叔是怎么死的。郑庄公也十有八九能猜到是谁放的暗箭,但他选择不再追查下去。

公孙阏是公室成员,必然有人求情,到时候杀还是不杀。不杀吧,等于枉法裁判;杀吧,得罪一部分公室成员。况且杀了公孙阏,颍考叔也不会死而复生,而郑国不能再失去一位战将。

他只是选择用一个仪式来诅咒放冷箭者,权当案子查不清,疑罪从无吧。

第二件让郑庄公犹豫难决的事是许国的处置问题。这可是更大的一件事。

如果此时郑庄公伺机吞并许国,那么郑国将在实力上彻底碾压中原诸国,甚至可以与齐国平起平坐了。

齐国和鲁国看起来也都没有吞并许国的想法,齐国想将许国让给鲁国,但鲁隐公为人很单纯,“因为许国国君不恭顺才讨伐他,现在许国国君已经伏罪了,我是不敢拥有许国的。”

也就是说如果讨伐一个国家是为了维护礼而教训他,那么就绝对不会灭了这个国家。如果要灭一个国家,也不藏着掖着。

齐国和鲁国又把许国交给郑庄公,但郑庄公也没有选择将许国纳入郑国版图:既然郑国出兵的目的是讨许国国君的不恭,那么这一次就不能灭了许国。

郑庄公让许国的大夫协助许叔(许庄公的弟弟)接管许国,住在许国的东部,派自己的大夫公孙获辅佐许叔,住在许国的西部。

这一举措虽说带有监视许国人的目的,但郑庄公自始至终并无吞并许国的目的。他嘱咐公孙获,一旦自己死了就率军撤出许国,不要和许国人争夺地盘。其实,郑庄公是为了巩固自己的边防。

许国位于郑国的南部,往南是陈国、蔡国和楚国。

许国周边大致的形势,其实还有许多小国没有标注,下方绿色是楚国

郑庄公这样的安排到底能打多少分呢?

我看是不及格的。

他的算盘是这样打的:

我要是吞并了许国,其他诸侯必然背地里说我不守规矩,说好是讨伐许国国君不恭顺,打几下屁股就完事了,这会儿又把人家地盘给占了,这是坏了江湖规矩,以后在诸侯中会失去人心。

这许国往南就是楚国蛮子的势力范围了(虽说中间尚隔着许多诸如曾、胡、邓、江、唐之类的小国,但这些国家就是楚国嘴边的肉),这帮人咱还是少惹为妙,要是跟他们靠太近了,以后麻烦事不断,这边宋、卫还应付不过来,哪儿还能跟楚国人再起冲突。

齐、鲁虽说不要许国,可我要是吃了这块肥肉,估计跟他俩也得自此友尽,为了一个许国失去两个可靠的盟友不划算。

所以对于吃许国这块肉这件事选择not to be。

那么事实是否真的会如郑庄公推测的那样的?不好说,要我说不会。

从我们后人的角度,吞并许国再好不过了:

虽然好处只有一个,但也是最实惠的一个,那就是扩大地盘,增强国力。即使不利情况也不少。只要利大于弊就是利。

第一个坏处是失德。

古人很看重名誉,当初认定许国不上路才打的屁股,打完了就得放了他。如果吞并许国,地盘是大了,其他诸侯势必不服,那么郑国在诸侯中的地位自然受影响。那个时候还没像战国那样可以不要“国脸”,比如秦国诱骗楚怀王那样的事还是做不出来的。

郑庄公是个很看重名誉的人(跟他兄弟叔段以及他亲妈的故事可以看得出来),在地盘和名誉之中,选择了名誉。

但事实上,名誉重要吗?重要,也不重要。为什么这么说。

那个时候,信誉就是诸侯的面子

春秋是一个开始以实力说话的时代,所以名誉(也可理解为死要面子)从结果来看不重要。但恰恰那个时代刚刚开始以实力说话,名誉还是有一定重要性的。

举个例子,齐桓公九合诸侯,每次都是带领诸侯“尊王攘夷”,赢得了尊重,国际上也是呼风唤雨。但一次会盟上的“有骄色”就差点让其失去了诸侯的拥戴。这就是名誉的重要性的体现。

所以让郑庄公这位更早时期的国君去权衡名誉和地盘的取舍,太难。而他,选择了名誉,选择了不失信于天下。

然而历史决定了我们不需要去讨论失德与否,越往后,这种“德”(有别于德政的德)在国家战略中的作用越小,以致到了战国时期,没人去讨论德是什么或者德有什么用了。实力成了大争之世的唯一依靠。外交上的德在孔子时代就已经没有了市场,到了孟子、荀子这一辈,就更加不用说了。

当你郑国真正拥有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实力时,又有哪个国家会因为你一时的失德而选择与你硬杠。

事实上,春秋五霸之中又有哪个是完美无缺的呢?楚庄王离完美仅差了一步,依然去周王那里问鼎之轻重,给自己掉分不少。晋文公传奇的一生也因为想要隧葬(天子的安葬方式)而略带污点。更遑论齐桓公晚年用人不当而使得齐国陷入内乱,秦穆公英明了一辈子依然因选择人殉而失去民心。还有蒙面自刎的夫差和以及狡兔死走狗烹,玩过河拆桥的勾践。

所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郑庄公或许为自己一时的信誉和面子而使郑国自此偏离强国的轨迹。

第二个不利是四周边境的不稳定因素。

郑国在东边与宋国、东北与卫国,南边跟陈蔡两国已经斗了那么多年了,虽说一直占上风,但这绝对不是郑庄公想要的局面。吞并许国自然可以扩大地盘和实力(相当于国土面积增加三分之一),但会引来这四个国家更加疯狂的围攻。更重要的是,郑国从此会引起楚国的觊觎。

郑庄公是个有危机意识的人,此时他觉察到楚国的强势崛起,事实上他已经在联系楚国周边的小国共同对付楚国了,只因为中原战事不断而一时没能组织起像样的南部联盟来付诸实践。

如果现在吞并了同处于南部的许国,会不会引起郑、楚之间的各小国的恐慌,楚国这只虎什么时候来不清楚,郑国这匹狼是实实在在地在家门口了。这势必不利于抗楚联盟的组建。

或许郑庄公当时有这方面的考虑,在这里也只是猜测。但郑庄公暗中抗楚是真有其事的。

那么楚国此时是什么样的存在?

当年楚国国君熊渠不满周王室只封自己一个子爵,单方面称王,后来迫于压力又去除了王的称号。到楚武王时期又复称王。

此时的楚国虽然只是子爵(自行称王的不算),但在江汉之间已经一家独大了。楚武王与郑庄公在同时期,楚武王在位期间楚国崛起。尽管楚国极少参与中原事务,但政治和外交嗅觉敏锐的郑庄公已经意识到,楚国早晚是中原各国的最大威胁。这个国家地处蛮夷之地,本身就是蛮夷之国,军事上和外交上没有那么多规矩束缚(称王就是一大明证)。


如同战国时期秦国东出殽山,楚国的北上也是早晚的事。如果吞并许国,等于跟楚国接壤(即使没有接壤,也没有多少缓冲地带了),将会加快其北上的步伐(毕竟楚国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北边出现一个强大的邻居的),庄公自己活着的时候还能应付。但是自己的子孙呢?

长子公子忽没有自己那般雄才大略,只能培养成一个守成之君,将来对付宋、卫还凑合,但面对楚国必然不是对手。老二公子突倒是跟自己很像,打仗也是一把好手,但性格过于刚强,做不到刚柔兼备,容易引发内乱。再说,就没有小儿子继位的道理。

抗楚联盟可还是八字没一撇呢。不能现在就勾起楚国北上的意图。

这个选择从战略角度,是郑庄公被现实所迷失了。

你强任你强,我是郑小强。

楚国的强大是不可避免的,担心其何时北上纯属多余。

楚国代表的是另一种文化形态,与中原诸国格格不入。楚国的北上势必引起中原诸国的警觉,那时候想要对付楚国的绝对不是郑国一家,吞并许国或许会让楚国提前北上以遏制郑国的崛起,但独立的许国难道就能抵挡楚国北上的车轮吗?更加不会。只有在中原横亘一个强大的郑国,阻挡楚国北上才能更有把握。如果一个郑国不行,那就两个。

中原国家面对断发左衽的蛮族的侵扰,对文化的守护的决心显然比守护国土更加坚定(中原人就是这样,你让他做牛做马,按时交皇粮,屁都不放一个,你要他抛弃受之父母的身体发肤,万万不能)

这个过程,死了多少人?

如果吞并了许国,郑国大可以趁楚国还在南方的兼并战争中与随、庸、唐等国纠缠不清时将汉水北岸的几个小国悉数吞并,从而建立起一个实力与楚国不相上下,甚至更胜一筹的中原大国。不需要害怕宋、卫在后院放火,该来的总会来,想要做大做强就必然要冒险。

显然,对于楚国北上的担忧,郑庄公你多虑了。

第三个方面是三国同盟问题,这也是郑庄公较为担心的。

齐国将许国让给鲁国,鲁国又让给郑国。鲁隐公是个老实人,不要许国那应该是真不要,齐僖公怎么想的呢?他也真不要?齐国在山东半岛灭了那么多国家,会在乎多灭一个许国?许国离齐国太远了,一块“飞地”(不与本土相连的领土)拿来也没啥意思。但你郑国真要拿了许国跟齐国实力相当了,齐僖公心理不会起变化?齐、鲁、郑的铁三角联盟还会长久吗?这个联盟一旦散了,郑国除了对付宋、卫、陈、蔡,可能还要加上齐国了,应付得过来吗?

为了维护三国同盟,郑庄公选择了谁也不吃许国这块肉。

但齐、鲁、郑三国同盟真的会因为其中一国吞并许国而解散?难道谁也不吃这块肉,这个同盟就能固若金汤?

其实吧,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除非你郑国宣布永不称霸且付诸实践,否则跟齐国、鲁国早晚一拍两散。

任何国家的存在都是为了发展和强大,但那个时候一旦强大了称霸就是必然之势,别国阻挠你称霸也是不可避免。郑国如果执意不称霸,你郑庄公这些年来又何必与宋、卫两国争个你死我活,又何必去冒犯周天子。过去所有的杀伐征战意义又何在?

错综复杂的形势下做出选择正确的太难太难,何况哪一种是正确的在当时谁也说不上来。我们现在在这里指点江山,但真要处在郑庄公的处境中必然也会犹豫不决甚至选择错误。

郑国高层内部肯定也有过激烈的争论,毕竟从商周以来未逾千年,可供参考的历史不过寥寥,郑庄公所掌握的信息量决定了他看不到未来百年后的社会发展趋势。在当时,郑庄公最终选择吞并许国与否的概率就是五五开。

只是可惜了,原本故事足够丰富的春秋三百年,或许会因为有一个超级大国级别的郑国而更加精彩。

但无论如何,已经没有人能够阻碍郑庄公成为春秋小霸了。

下一期加班狗为您继续讲述郑庄公的小霸之路。